sal

最近在补ANAD
超英,任意,排列组合
长期吃安利!欢迎投喂!
是学生党,周末更新

片尾曲响完之后,全片的最后一幕。
真的美哭了。

「Dunkirk—Farrier/Collins」 Backlight 逆光(现代军校AU)上篇


现代军校AU,同级生设定,
大概是两人互表露心迹前的一小段故事

距离上映已经很久了,下半篇近几天之内应该也会完工的
祝食用愉快:D

— — — — — — — — — — — — — — —


       当心,敌人
              会从逆光处袭击你。
                                                   」

— — — — — — — — — — — — — — —

他流畅地锁卡住身后人的喉结、脖颈的同时,左手内旋用力,沉稳又利索,以掌心为力点向前推压那人的后脑。

左臂肘窝曲起,夹紧了五指绷直的右手手掌,

他微微用力,却瞟到了指缝间透出的,一点灿金色。

“没扯到头发吧?”Farrier卸下了军用格斗技姿势,看向刚才被勒住脖颈的青年,抬了一下帽沿。他收手很利落。

“什么?没有。”Collins手上握着现领的餐券,在空中扬了扬,拍到了他的胸口上,“而且,如果我们的这位歼击机飞行员就这么点力气——那么可以预言,在SAS*的结业仪式上,他将极大有可能性地、不幸地,面临令人遗憾的缺席。”

青年一边迈步向前走,一边将语调特意模仿成课堂上军官的口吻:低沉,平板,且在尾音上带一点饱满的颤音。

现在是正午时分,而今天又是无云的一天。
他们正走到了没什么人的路段,一路通往高年级的餐厅。

听到青年的话,Farrier呼出一声短促的笑,将头侧过来。看看那人的脸上是否也填充着一种,与他声音相配的、令人莞尔的正经感。

但他没能看清。Farrier刻意皱了皱眼,但没什么用。

并不是有什么阻碍视线的遮挡物在那儿,事实上,像先前所看到的,光线也十分地充足。

七月份末凉意褪去的空气中,凭借良好的视力,他甚至能看到砖道旁灌木下的每一小丛雏菊。仿佛是从油画画布中新鲜采撷下来的那样,闪着晶亮的水光,

连带着更远处的喷泉池,停机场,旗杆……一切都纹丝不动,纤毫毕现,看上去清晰而明亮。

而导致他看不真切的原因,是有什么在他眼前一闪刮过,

那强光——如同一面被打磨得发亮的锡箔薄片——以介于合金金属和亮色纸之间的质感,打上了他的眼睫。

他一面回想着有什么能够如此晃眼,一面听见脚步声停了下来。

又过了短暂的几秒,或许,这种异常只贯穿了几个瞬息。等到他重新凝汇起他的目光,

Farrier毫不费力地,看清了究竟是什么,在空气中细碎地闪耀着,

那是看向了他的Collins。

那是在光中的,Collins的金发。

——————————————————————————

“先生们,什么样的天气里,飞行员应该对机体上方始终保持注意力?”

飞行理论课的教员抛出这问题,点起来台下的一名学生,

“谢谢,Mr.John,请落座。雷雨天不是最正确的答案。”

“是的,Farrier,任何时刻都应该全神贯注。这没错——但——作为飞行员还可以更加精确。”

Farrier扶了扶军帽,坐回到他的座位上。二战历史学之后的理论课总是分外令人头疼,阶梯教室内的所有学员都在思索着,低声地交谈,唯一清晰的就是教员在讲台下来回的踱步声。

Collins也在思索着,因为课程安排,他和Farrier总是一起上这堂理论课,方便补充笔记,随后一路去用午餐。

Collins从不支着脸想一件事,他用左指关节在桌面敲击,浅色睫毛轻微地颤动,

另一只端笔的手,正无意识地将笔盖碰上嘴唇边缘。

这都是些细微的小动作,但不知为何,Farrier在坐下的一瞬间便捕捉到了——同时他还看见Collins回过神的视线渐渐凝实,像是由近及远的海水,由浅色渐变转入为饱满的湛蓝色——这是Collins想好要说些什么的前兆,

“在13800到46900英尺,高阳天,
尤其是正午时分时。”

Farrier即使不侧过头去看,他也知道Collins回答时的神情。以及那人明亮的眼,和分明的眉,奕奕的金发。
明亮得过于危险了,他想。

“因为敌机极有可能从上方逆光处袭击,而飞行员暴露在强光之下,”

他感到一阵无端的心悸,甚至没发觉自己,已经将头偏向了Collins。Collins仍在继续完成发言,目光对上了他的,有些不明所以地回以一个浅笑,

“但飞行员却难以观察到敌机,即使有护目镜,光源也太过明亮了,”

Farrier心如鼓擂,错开了目光,但心跳声愈发沉闷。因为他的神经紧绷,或者更糟,因为别的什么他的难以启齿的…情愫。

他感到不适,似乎正悬在高空里,有强光处枪口转向下方的机翼,啪嗒,准星瞄准时的一声,

“因此,很可能飞行员在认清形势之前,”

啪嗒。

“在他发现,己方正处于敌机狙击下之前,”

啪嗒。

“他就被击中了。”

————————————————————————

我完了。Farrier合上了眼,但他身边人,此刻从眉眼,唇线,到发梢,无一不柔和地发亮,全都印在他脑中该死的清晰。

而胸膛下狂跳的心声,幻化响成了歼击机坠落时刺耳的警报音——

tbc.

————————————————————————
*S.A.S(Special Air Service):英国特种空勤团
——世界上第一支正规的特种作战力量。
团铭:Who dares wins.(勇者必胜)

【虫铁】一个mcu虫铁逛超市的脑洞短篇

日常向,甜饼,小蜘蛛怼人深藏不露,有轻微演员角色代入请注意。
角色属于漫威  ooc属于我  不针对任何的食物(划掉)角色
时间设定在美三后,两人大概还没在一起
祝食用愉快:D
【有重新删改】

————————————————————————

“Mr.Stark! ”
“我们是要这盒冰冻冷藏过的肉呢,还是另一盒光滑的、口感细嫩的,”年轻人眨了眨眼,语调微微上扬,“新鲜鲜肉?”
“喔,新鲜的好。”Tony双手各滑着一辆购物手推车,走在过道间回应道。
“我也这么觉得,冷藏的肉没什么弹性,吃起来很奇怪。冰冻得越久,越是这样。”Peter将三个保鲜盒抛进购物车里,满意地看见它们落下后整齐叠在一起。

“您看,是今天刚到的水果! ”Peter从货柜旁快速撕下透明塑料袋,学着婶婶采购日的动作,撑开袋口后,在空气中来回抖了几下,“是美国原产,不会贴上什么德意志,或者俄罗斯……总之用来假冒进口的标签,不过,贴上了又能怎么样吧。”
Peter在手中灵活地转动着脆桃,瞥向不远处的黑李子,“嗯,这些没有注射过让水果发胖,我是说,快速生长,的农药剂。”

Tony懒得去思考他的睡衣宝宝话中,那些幼稚的引申义。一来是Tony·事务一大堆·Stark的周末购物时间实在很短暂,二来是他有点想要,好吧,或许不只那么一点点,想要将在这些乖巧地坐在购物车上并且对他招手欢呼的芝士甜心们塞进大厦的橱柜。他迫不及待地站进了结账通道,而最后一小袋草莓也在打秤完毕的瞬间落入购物车内。
“天啊,他们居然还把这些老薯片放在收银台这里,虽然味道挺好的,但消费携带心理也不能拯救这些高热量的小脆饼了。”Peter一边弯下身子帮男人将商品抬上收银桌,一边语气轻快地碎碎念。
Tony则在他令人眼花缭乱的钱包里翻找着这家超市的积分卡——Peter每次都会在意这个,他的小伙子有时甚至还要集印花——这让Tony·Stark很难理解,他自己离青少年这个单词已经很远了,而离穷这个词? 那至少要再远、再远上十五个曼哈顿才行。
一直到他们跨出超市转门,Peter仍旧在说个不停,不知怎么又把话题扯到了小甜饼的危害上。Tony隔着酒红色太阳镜,眼神飘向Peter喋喋不休的嘴,轻吸了一口气,“Peter,嘿,Peter Parker,你知道你其实没必要这样做。”

对上年轻人无辜而迷茫的眼神,Tony运了运气,接着往下说:“我们都知道你的崇拜对象,别否认了睡衣宝宝,你在机场给了他个小军礼,还外加可能是那天出现过的最长的一段对白,一大通溢美之词。”你甚至夸了他的好哥们,夸了他的铁臂,都差不多。
“所以你不用特意,咳,你知道的,为了让我好受些,批评这些冻肉,李子之类……”
“Mr.Stark!”Peter一只手环紧了购物袋,听到自己拔高的嗓音,吓得咬住了舌尖,“很抱歉打断您!我发誓,我今天所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
“Well……”男人挑了挑眉,表情有些困惑,“那么我猜,青春期就是如此的,发自内心的,令人善变。”
好孩子真难懂,他甚至想不通为什么蜘蛛制服会是红色的,就和他的盔甲一样。

“唔,您猜得很对,好比说,我突然会改变主意,想着今晚先荡到哪个街区去巡逻,或想着对一些人改观……”
Peter将语调和步伐都渐渐放缓,他停在原地,抬高他空出的那条胳膊,
“但是Mr.Stark,这并不影响我也有一直坚持下来的事情。”
五指展开,在空中配上“砰”的声响缩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像被掌心炮斥力弹开的动作。
“就好比说,我一直都有坚持喜欢钢铁侠。”
高中生面向了他的童年英雄——同时也是未来英雄——露出一个难掩兴奋的微笑。

他们并肩走了一小段路,直到Tony决定打破这让人难堪的沉默。他借助牙齿,撕开一大袋nabati威化饼。在舌尖卷起来一条,叼在唇间,又拿起几根芝士饼递给了身边的人。
Peter环住自己臂弯里的黄桃挞和鱼排,合上眼睛,侧过头,一口,就咬住了。

————————————————————————

女收银员将目光从远去的两人身上收回,继续哼起她的小调,余光扫过刚刚被吐槽到的三角玉米薯片。
嗯? 今天早上开店的时候,这里有放着这么多蓝色(Blue)包装的Doritos吗?

【被怼了的冷冻肉/李子/玉米薯片:我们觉得我们很委屈。】
【甜甜圈:在超市买到的我可没有现做的好吃。】

—End—

p.s. :我,我也想吃到唐爸爸做的桃挞和鱼排!!我也想做饭给荷兰弟吃!!(如果哪里记错实在抱歉
超羡慕荷兰。超羡慕萝卜。两个人都超羡慕。
最后,祝比蓝手红心的小天使们一直有虫铁糖吃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