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

「Dunkirk—Farrier/Collins」 Backlight 逆光(现代军校AU)上篇


现代军校AU,同级生设定,
大概是两人互表露心迹前的一小段故事

距离上映已经很久了,下半篇近几天之内应该也会完工的
祝食用愉快:D

— — — — — — — — — — — — — — —


       当心,敌人
              会从逆光处袭击你。
                                                   」

— — — — — — — — — — — — — — —

他流畅地锁卡住身后人的喉结、脖颈的同时,左手内旋用力,沉稳又利索,以掌心为力点向前推压那人的后脑。

左臂肘窝曲起,夹紧了五指绷直的右手手掌,

他微微用力,却瞟到了指缝间透出的,一点灿金色。

“没扯到头发吧?”Farrier卸下了军用格斗技姿势,看向刚才被勒住脖颈的青年,抬了一下帽沿。他收手很利落。

“什么?没有。”Collins手上握着现领的餐券,在空中扬了扬,拍到了他的胸口上,“而且,如果我们的这位歼击机飞行员就这么点力气——那么可以预言,在SAS*的结业仪式上,他将极大有可能性地、不幸地,面临令人遗憾的缺席。”

青年一边迈步向前走,一边将语调特意模仿成课堂上军官的口吻:低沉,平板,且在尾音上带一点饱满的颤音。

现在是正午时分,而今天又是无云的一天。
他们正走到了没什么人的路段,一路通往高年级的餐厅。

听到青年的话,Farrier呼出一声短促的笑,将头侧过来。看看那人的脸上是否也填充着一种,与他声音相配的、令人莞尔的正经感。

但他没能看清。Farrier刻意皱了皱眼,但没什么用。

并不是有什么阻碍视线的遮挡物在那儿,事实上,像先前所看到的,光线也十分地充足。

七月份末凉意褪去的空气中,凭借良好的视力,他甚至能看到砖道旁灌木下的每一小丛雏菊。仿佛是从油画画布中新鲜采撷下来的那样,闪着晶亮的水光,

连带着更远处的喷泉池,停机场,旗杆……一切都纹丝不动,纤毫毕现,看上去清晰而明亮。

而导致他看不真切的原因,是有什么在他眼前一闪刮过,

那强光——如同一面被打磨得发亮的锡箔薄片——以介于合金金属和亮色纸之间的质感,打上了他的眼睫。

他一面回想着有什么能够如此晃眼,一面听见脚步声停了下来。

又过了短暂的几秒,或许,这种异常只贯穿了几个瞬息。等到他重新凝汇起他的目光,

Farrier毫不费力地,看清了究竟是什么,在空气中细碎地闪耀着,

那是看向了他的Collins。

那是在光中的,Collins的金发。

——————————————————————————

“先生们,什么样的天气里,飞行员应该对机体上方始终保持注意力?”

飞行理论课的教员抛出这问题,点起来台下的一名学生,

“谢谢,Mr.John,请落座。雷雨天不是最正确的答案。”

“是的,Farrier,任何时刻都应该全神贯注。这没错——但——作为飞行员还可以更加精确。”

Farrier扶了扶军帽,坐回到他的座位上。二战历史学之后的理论课总是分外令人头疼,阶梯教室内的所有学员都在思索着,低声地交谈,唯一清晰的就是教员在讲台下来回的踱步声。

Collins也在思索着,因为课程安排,他和Farrier总是一起上这堂理论课,方便补充笔记,随后一路去用午餐。

Collins从不支着脸想一件事,他用左指关节在桌面敲击,浅色睫毛轻微地颤动,

另一只端笔的手,正无意识地将笔盖碰上嘴唇边缘。

这都是些细微的小动作,但不知为何,Farrier在坐下的一瞬间便捕捉到了——同时他还看见Collins回过神的视线渐渐凝实,像是由近及远的海水,由浅色渐变转入为饱满的湛蓝色——这是Collins想好要说些什么的前兆,

“在13800到46900英尺,高阳天,
尤其是正午时分时。”

Farrier即使不侧过头去看,他也知道Collins回答时的神情。以及那人明亮的眼,和分明的眉,奕奕的金发。
明亮得过于危险了,他想。

“因为敌机极有可能从上方逆光处袭击,而飞行员暴露在强光之下,”

他感到一阵无端的心悸,甚至没发觉自己,已经将头偏向了Collins。Collins仍在继续完成发言,目光对上了他的,有些不明所以地回以一个浅笑,

“但飞行员却难以观察到敌机,即使有护目镜,光源也太过明亮了,”

Farrier心如鼓擂,错开了目光,但心跳声愈发沉闷。因为他的神经紧绷,或者更糟,因为别的什么他的难以启齿的…情愫。

他感到不适,似乎正悬在高空里,有强光处枪口转向下方的机翼,啪嗒,准星瞄准时的一声,

“因此,很可能飞行员在认清形势之前,”

啪嗒。

“在他发现,己方正处于敌机狙击下之前,”

啪嗒。

“他就被击中了。”

————————————————————————

我完了。Farrier合上了眼,但他身边人,此刻从眉眼,唇线,到发梢,无一不柔和地发亮,全都印在他脑中该死的清晰。

而胸膛下狂跳的心声,幻化响成了歼击机坠落时刺耳的警报音——

tbc.

————————————————————————
*S.A.S(Special Air Service):英国特种空勤团
——世界上第一支正规的特种作战力量。
团铭:Who dares wins.(勇者必胜)

评论(10)

热度(45)

  1.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sal 转载了此文字